【美麗日報2020年06月14日訊】中國古代中醫藥很多都是神人、異人所傳。例如《史記》裡記載扁鵲與異人長桑君交往甚密,長桑君以禁方傳扁鵲,又拿出藥讓扁鵲飲服,之後忽然不見。扁鵲服藥後,打開了天目,看病時盡見五臟癥結﹐遂以精通醫術聞名當世。南宋名臣洪邁所著的《夷堅志》中也記載了一個異人所傳的治癰藥方,療效神奇的故事。

宋代歙(Shè)縣(今安徽省歙縣)有位叫胡權的縣丞。「縣丞」是古代官職名稱,是輔佐縣令的官員。這胡權曾在京都遇到位異人,異人傳授給他一個治癰(yōng)疽(jū)的內托散方,「癰疽」是發於體表、四肢、內臟的急性化膿性疾患,說白了就是毒瘡,「內托散」是中藥的一類方劑名,這類藥使用時往往要研成粗末或細末,至今還有多種內托散方劑流傳。

異人介紹說:我這個內托散能讓那些沒有形成的毒瘡迅速散掉;已形成毒瘡的儘快潰爛,不用刀刮、針扎,膿會自己出來,不用手擠,腐肉自己會去掉;吃了這個藥,毒瘡的痛苦頓時就會減輕。此藥配伍方法是用人參、當歸、黃芪各二兩,芎窮、防風、厚僕、桔梗、白芷、甘草各半兩,都要研成細末,再加入桂末一兩,藥粉混合調勻後,每三五錢算一份,用熱酒內服,熱酒要儘量多喝些為好,如果不能飲酒,就煎木香湯代替,然而木香湯沒有熱酒效果好。

胡權得到方子後沒有私藏,而是告訴別人。例如京城某人背部長了七十多頭毒瘡,很多醫生都治過但不見效。胡權把這藥方給那人,他一看就笑了,認為這個方子是假的,說:我從來沒聽過這些藥可以治癰疽惡瘡。胡權堅持道:「古人處方自有意義」,你看這十種藥藥性都很平和,大多都是導通血脈、補中益氣的,你用了這個藥,哪怕病沒好,對你也沒壞處!你怕什麼呢?

後來胡權親自給他抓藥、配藥,將藥量加至六錢,然後用熱酒半升服下,不一會,病人感覺病痛好了一大半。喝了幾次藥以後,他身上的膿瘡都潰爛了,感覺膿瘡裡好像有東西往外頂一樣,裡面的膿血全部向外流出來了,從開始用藥算起只過了一個月,病人就全好了。

還有一個老人,他的胸部長瘡腫了起來,毒氣又浸淫上攻,最後在脖子右邊結了個大包,好像葫蘆一樣大,人都動不了了,用此藥僅一天胸部浮腫就平復了,脖子上的腫包也消的只有栗子大小了,第二天就全好了。

另外還有一個老人,癰疽發在頭部,其人固執不肯相信藥方,非要到其他的醫生那兒去治,結果死了。第二年,這個老人的兒子也得了癰疽,發病的位置症狀和亡父一模一樣。兒子相信此方,以熱酒服藥,大醉一日,「酒醒而病已去」。

洪邁在其著作《夷堅志》中介紹說,這個方子治好的人太多了,「効驗甚多,真神仙濟世之寶也」,還總結了他的經驗「選藥皆貴精去粗」,並說我的兩位兄長已經在刊刻了這個藥方了!中醫藥是中國神傳文化的重要內容,古代神醫、神藥層出不窮,然而到了現代,人們受中共影響越來越不信神佛,也就越來越無法掌握神傳文化的精髓,中醫藥也隨之衰落了。

我今天介紹這個故事,主要就是想讓人領略古代中醫的神奇。至於藥方僅供參考,因為今天很多中藥因為產地、採摘時節、炮製方法的變化,農藥、化肥的使用等等因素,藥效、藥性也都有變化。

另外故事裡那位頭部得癰疽的老年病患,因為不信異人藥方而死,他的兒子得了與父親同樣的病,因為相信藥方而活,父子倆一死一活的結局令人感慨。不覺讓筆者聯想到當今的境況:法輪功是佛家最上乘的修煉功法,說白了就是佛法。既然是佛法,那麼對佛法的態度就至關重要。中共迫害法輪功必遭惡報而亡,今年(2020年)肺炎瘟疫肆掠就是其惡報之一。

疫情期間,法輪功修煉者告訴眾生,誠心唸誦「法輪大法好」,瘟疫自然治癒。有的人相信了,默念或開口唸誦「法輪大法好」,瘟疫症狀短時間內不藥而癒,這樣的例子很多,只是中共不報導罷了;有的病人固執不信,結果去世了。信與不信,就如故事裡的父子病患一樣,結局竟是生死之別,信者生,不信者死。希望眾生能牢記:唸誦「法輪大法好」就是在瘟疫中保平安的靈丹妙藥,不要再讓悲劇重演了。

資料來源:《夷堅丙志》卷十六《異人癰疽方》

原文:歙縣丞胡權,遇異人都下,授以治癰疽內托散方,曰:「吾此藥能令未成者速散,已成者速潰。敗膿自出,無用手擠。惡肉自去,不假刀砭。服之之後,痛苦頓減。」其法用人參、當歸、黃芪各二兩,芎窮、防風、厚僕、桔梗、白芷、甘草各半之,皆細末為粉,別入桂末一兩,令勻,每以三五錢投熱酒內服之,以多為妙。不能飲者,煎木香湯代之,然要不若酒力之奇妙。京師人苦背瘍七十馀頭,眾醫竭其技弗驗。權示以此方,相目而笑曰:「未聞治癰疽惡瘡而用藥如是。」權固爭之曰:「古人處方自有意義,觀此十種皆受性和平,大抵以通導血脈、補中益氣為本,縱未能已疾,必不至為害,何傷也?」乃親治藥與服,以熱酒半升,下六錢匕,少頃,痛減什七,數服之後,創大潰,膿血流迸,若有物託之於內,經月良癒。

又一老人,瘇發於胸,毒氣浸淫上攻,如大瓠斜臿項石,不能動。與服藥一日瘇即散,馀小瘤如栗許。明日平妥如常。又一翁發腦,不肯信此方,殞命醫手。明年,其子亦得疾,與父之狀不異。懲前之失,縱酒飲藥焉,遂大醉竟日,展轉地上,酒醒而病已去。其它効驗甚多,真神仙濟世之寶也。選藥皆貴精去粗,取淨秤之。予兩兄以刻於新安當塗郡。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