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7月05日訊】宋代撫州宜黃(今江西省撫州市宜黃縣)有個人名叫鄒智明,他家很富有。有一次他突然患了瘟疫,已經病到「昏昏不知人」的程度,就是連家人都不認識了,大腦都病糊塗了,病情到這一步已經很重很危險了。病中某日,他稍稍清醒了一點能認人了,便趕快讓他的妻子把師叔請來。他所說的「師叔」是指他的一位出家當和尚的族叔,其人正在臨江寺當住持。

這位當和尚的族叔來了吩咐道「可於房內鋪設佛像,而即床前誦經」。妻子趕緊照辦,掛好了佛像,佈置妥當。師叔便開始誦佛經,誦完兩卷,就先出去吃飯了。這時鄒智明在昏沉中看見在掛佛像的地方,出現了一隻孔雀形象的神鳥正在用尾巴驅逐導致他得瘟疫的癘鬼。按佛經所說,佛國世界裡有孔雀形象的神鳥。師叔吃完飯後,過來接著把經書念完了。

到了當天快黃昏的時候,鄒智明又看見一個癘鬼過來對他說:我們敬重佛法,按佛的命令現在就要走了,不再讓你繼續得瘟疫了,但我們發現你頭上還有釘子未拔,如果你能多燒些紙錢給我,我就幫你把釘子拔掉。

鄒智明立刻讓僕人買了紙錢,就在院中焚燒了。這時他又看見一些奇形怪狀的癘鬼,大約有十多個,正歡喜的跳舞並感謝他燒過來的紙錢。接著,剛才跟他說話的癘鬼徑直過來走上床,把他頭上的釘子拔走後,他們就離開了。走時那癘鬼還說:我明天去縣城集市裡的曾打銀家去行病。

「曾打銀」看稱呼應該是位銀匠。鄒智明過去還有頭疼病,發作起來就痛苦得不行,這次頓時覺的頭部輕鬆了,到第二天早上,一切瘟疫症狀都徹底消失了,可以下床走路了。為了驗證昏沉中接觸到癘鬼的景象,究竟是幻覺還是真實。鄒智明走到集市曾姓銀匠家去扣門打探,果然,曾家對他說:不知怎的今天突然全得了傷寒病。

這個歷史記載告訴我們,疾病在另外空間中都是有原因,有體現的,瘟疫更是由另外空間的生命導致的。過去中國文化也一直認為,另外空間是分層次的,瘟疫是由高層次上的瘟神掌管,並指揮低層次上的瘟鬼來具體實施的。瘟鬼也有疫鬼、癘鬼等其它稱呼。人真心的相信、敬重佛法,就可以使導致人得瘟疫的生命離開,瘟疫就會好。記載中鄒智明在生命垂危中,能想到請僧人為他唸經,說明他至少在那時動了敬信佛法的一念。這一念就挽救了他,甚至使他有機會治好了多年的頭疼。

鑑古可明今,面對肆掠的肺炎瘟疫,我們該怎麼辦?當今佛教早已走入了末法時期,也就是只有表面的宗教形式在,可其中的佛法內涵已經沒有了,宗教中的正神已經把法力都撤走了。

這個世界就沒有佛法了嗎?不是的。佛法慈悲,當前洪傳全世界的法輪功就是以氣功的形式,傳出的挽救世界、挽救眾生、挽救人心的偉大佛法,又叫法輪大法。大家只要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心相信並敬心誠意的唸誦「法輪大法好」,就能使你得到大法法力的保護,一切瘟疫都會避開你。這是當今真正防治瘟疫的靈丹妙藥。

當初在武漢瘟疫大爆發時,有的人感染了瘟疫,醫院都爆滿住不進去,即使住進去也沒有特效藥,又情況危急,這時他們相信了法輪功弟子們講的話,開始唸「法輪大法好」,很快症狀就緩解並最後消失了,身體也康復了。這一切神蹟都說明法輪大法是真正度人、救人的正法。願全世界所有善良人都能來唸誦「法輪大法好」。

資料來源:《夷堅志》

原文:撫州宜黃人鄒智明,家饒於財,暴得癘疾,昏昏不知人。一日少間,語其妻,使請師叔。師叔者,其族叔也,為僧,住持臨江寺,能誦《孔雀明王經》,至則曰:「可於房內鋪設佛像,而即床前誦經。」妻如其戒。僧誦兩卷畢,出就飯。智明望見掛像處,一孔雀以尾逐癘鬼。僧竟經讀疏去,日將暮,一小鬼來告曰:「我輩佩佛敕,行當去此,但公頭上有釘未拔,願多燒冥錢與我,便相為除之。」於是呼幹僕饒山散買楮幣,聚焚於庭,諸鬼竒形異狀以十數,舞謝歡喜。其先告者徑登床拔釘而去,且言曰:「我明日往縣市曽打銀家行病矣。」先是智明最苦頭極痛,登時豁然如失,平旦即能起。欲驗其事,走介扣曽匠家,果雲忽害傷寒。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