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麼個笑話,說一個天津人要去美國旅遊,但不會英文,於是他向人家請教「多少錢」怎麼說。人家告訴他是「how much」,他一聽,這麼簡單,不就是把中文的「好吃嗎」調換位置成「好嗎吃」?於是他高高興興來到美國。但當他在一個集市上要買東西時突然忘了這三個字是怎麼個排列順序,於是他問賣家:「好吃嗎?」對方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他又改口說:「嘛好吃?」對方還是搖搖頭。他有點急了:「吃嘛好?」賣東西的被他搞暈了。他氣得扭身就走:「這是美國嗎?連英語都不懂。」

當然這只是一個笑話,但從中我們可以看出漢語的奇妙,三個發音相同的字,排列順序一變,意思就變了。這使我想起了另外三個漢字——死、讀、書。同樣它們可以排列成「死讀書」、「讀死書」和「讀書死」三個詞。而這三個詞恰好正是中國大陸教育現狀的生動體現。

責任編輯:余男